中国货被抵制,这次可以呵呵呵了

更新时间:2017-07-24 点击量:500

乍一看,你可能会觉得中国和印度关系真好,两国士兵没事就抱在一起,还年年都抱。结果就真抱出事了。


2017年6月,印度士兵侵入中国,试图阻止中国的道路施工。于是,中印近三十年最严重的边境对峙发生了。


这一抱代价可大了,外交口水、部队调动、军事演习接踵而至。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有外电称,这是自1962年中印战争后两国关系最紧张的时刻。


除了边境对峙的第一战场,印度粪青、小粉红迅速在印度国内开辟了第二战场,目标对准了“中国货”。


01

第二战场的印度独角戏


第二战场主要在孟买这类大城市。由印度人民党(BJP)、民族义勇团领衔,少数印度群众参与。他们或在集市公开抗议、或走入街边商店游说店主不卖“中国制造”、还有干脆举着国旗跑到的中国工厂门口的……


孟买学校校长联盟(Mumbai Schools Principals Association)也来凑热闹,“如果家长们能有意识地购买本土产品,那就是印度经济实现腾飞,而非中国。”别说,印度知识分子就是觉悟高。


因为边境对峙,中印两国领导人在G20峰会上没有单独会面。7月7日,中国驻印度使领馆发出公告,提醒在印度华人注意安全。


但这年头“抵制……”运动,还真没几个成功的。第一战场,印度人靠厚脸皮愣是在别人的领土上赖了一个多月,胜负未分。但在第二战场上,赢得明显胜利的则是中国。


印度小粉红跳得欢,声称要挨家挨户搜查中国货,但印度普通人手上继续拿着中国品牌的手机、通过Paytm在网上购买商品、大街小巷的店铺里依旧摆满了中国商品。Made in China完胜Made in India!


印度一直有“超中梦”。去年,印度的GDP总计2.25万亿美元,排名全球第七,增长率7.1%,连续3年超过中国。在莫迪上台后的2015年,GDP增长率高达8%。这很是提升了印度的“民族自豪感”。即便“印度”很难说是一个民族,光宪法承认的语言都有22种。


目前奋战在第二战场一线的主要是中国中小企业。根据工商银行孟买分行在其《中资企业印度生存报告(2016)》中给出的数据显示,在印度注册的中资企业有431家,不到韩资企业数量的一半。这其中,制造业占比42%、城市基础建设25%、电信业9%。


(图来自《中资企业印度生存报告》)


中资企业迄今在印度还算成功。不过,随着两国关系紧张以及印度极端民族主义的抬头,对中资企业的挑战才真正降临:到底是赚到钱赶紧离开,还是继续留在印度?


02

雷声大雨点小,消费者最大


中国的最大友军其实是经营中国货买卖的印度商人和普通消费者。正是依靠他们,中国才稳稳地掌控着优势。那中国如何在中印第二战场上获得胜利的?


印度小粉红们也许真不知民间疾苦。因为有巨大的需求,印度的普通商铺塞满了中国货。


(彩色斑斓的背包、水瓶都是来自中国的廉价产品。)


位于西孟买班德拉郊区一条名叫Bazaar路上,一个小集市里的情况就说明了商家们不买民族主义者们的账。


“我这将近99%的商品来自中国,”一个门面兴旺的小店的店主说,“中国产品的成本更低,所以他们的价格也就更便宜。”


一家鞋店店主Raju Agowane直接拿来了两双分别产自中国和印度的凉拖鞋作对比:




对于他而言,左边这双乌黑发亮的塑胶洞洞鞋明显比右边这双粉色鞋看上去更新、更吸引顾客。而这双“中国制造”只需要100卢比(相当于10元人民币),粉色小花鞋却要140卢比。5块钱,感觉印度人对价格的敏感度直追中国大妈。


在这个市场里,有些商品有且仅有中国进口货,印度根本没有生产,比如电蚊拍和遥控玩具。就连扬言让家长不要为孩子买中国货的校长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说法行不通。


印度普通收入不高,买东西价格是优先考虑。能大量生产各种中低端商品、又质量好的国家,这个星球上除了中国还有谁?

来看一组数据:


03

智能手机现在是“中国制造”的名片


说到在印度卖得最好的中国品牌产品,非手机莫属。


印度《经济时报》相关文章称,在手机行业,中国的品牌控制了印度智能手机市场51%的份额,印度的电信设备年进口额超过约736亿元人民币。


(图为今年3月印度员工在OPPO位于Noida工厂外举行游行示威活动,抵制OPPO手机。话说,从这张图中有没有拿着小米、OPPO或者VIVO手机的?)

虽然三星的销售量最高,约占2600万台,但是小米、联想、OPPO、vivo和金立加在一起有2829万台。更牛的还在后头:最近公布的今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小米和vivo已经分别抢占了第二(14%)、第三(11%)的位置。光两家中国手机品牌就超过了三星的销量。


在印度,中国企业时常有大手笔。2015年vivo与印度板球总会BCCI在孟买达成合作,自2016年起成为IPL(印度板球超级联赛)主冠名合作伙伴。最近,vivo又下血本,一举拿下2018至2022年BCCI的唯一冠名商资格。


板球是印度的国球。vivo这个行动,你想象一下好比中国民企拿下了美国NBA的冠名。


数据不骗人,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在印度销量市场占比为27%,到2017年第一季度已经变成了50%。


至于在中国热销的苹果手机呢?反正印度前十名见不到。对于绝大多数印度人,苹果太贵了。


持续了近一个月的对峙以及印度小粉红开辟的第二战场对中国手机有影响吗?似乎没有。这个月18日,小米刚在印度发布了米Max2,场面热烈。


04

中国巨头在印度开创大场面


除了手机,再说一个中国正在印度渗透的领域:电商。


据Statista统计,印度(1.7%)消费者用电商消费的比例远没有中国(19%)消费者高。但是这也暗指,印度的电商市场发展潜力十分可观


印度2009年-2016年网上消费的统计情况。



预测从2014年-2019年印度人网上消费的趋势。


统计网站如此看好未开发的潜在市场,中国电商巨头们怎么会放过?阿里和腾讯相继投资了印度的电商企业。


南方周末报道,印度最大互联网支付公司Paytm的创始人维贾伊·谢卡尔·沙玛(Vijay Shekhar Sharma)被称作“印度版马云”。


2015年,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向Paytm投资5.75亿美元,间接持股30%;八个月后又增持至40%。到了今年3月,Paytm又与阿里巴巴融资1.77亿美元。为了解决Paytm因为经验不足产生的系统维护问题,蚂蚁金服还专门派工程师到印度为Paytm提供技术支持。最多的时候派出过100名工程师。


这真是亲爹!


另一方面,印度第二大电商平台(仅次于亚马逊印度)Flipkart则有腾讯持股。腾讯投资7亿美元于Flipkart,成为其最大海外股东。


最近频繁抛售资产的王首富,带着100亿美元与印度方面磋商战略合作项目。盯准了印度的基础建设潜力。基础建设也是为中国电商在印度发展铺路:如果没有完好的路、完整的交通网络,怎么像中国这样做到快递四通八达呢?


中资企业的迅猛发展也带动了普通话在印度的推广。Inchi Closer,一家成立于2010年的中印文化咨询公司迎来了年均20%的业务增长。Nazia Vasi是这家公司的CEO,据她介绍,目前有超过80名学生在其机构学习普通话。最近,她还在Powai设了新的中心。

05

消费者总是比较实用的,这是中国的机遇


为什么中国中小企业在印度能有如此好的业绩,遥遥领先于其他外资,很关键的原因就是:印度,我们更懂你。


拿消费习惯来说,印度消费者偏爱价格低廉而且性能好的产品,但对品牌的忠实度不高。他们的选择坚定直接——在便宜和“印度制造”之间,选择便宜的;在外观和“印度制造”之间,选择外观好的。


中国手机在印度的成功,也复刻了这一特征。OPPO、VIVO这些发迹于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手机品牌,对印度的一二线城市,可能都会有一种中国三四线的既视感。


印度繁杂的经济体制,多变的经济口号、低劣的基础设施、低素质的劳动力……,甚至无处不在的小贪腐,都会给所有外资造成麻烦,它们也是印度努力追寻大国梦的难题。


印度改革派总理莫迪在2014年上台后雄心勃勃。这位出身“印度的广东”的领导人推出一系列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吸引外资,如简化投资手续、统一国内商品和服务税(GST)税率、提出并实施“印度制造”、“数字印度”、“智慧城市”等长期发展的计划。


(莫迪推行印度制造,拉高进口商品的基本消费税,使得外资企业纷纷进入印度设厂。)


但事实却不那么乐观。


莫迪统一了的GST税率还是不必要地复杂而且官僚,效率照常低。而新的破产政策虽然渐渐步入正轨,但是长期国有银行统治的印度金融体系腐朽繁复,需要要花更多精力去振兴。他做得最具改革意义的举措——取消印度500和1000卢比面额的钞票倒是打击了印度国内的腐败、毒品贩卖和走私问题,但对海外投资的帮助寥寥。


这也难怪参与工商银行调查的中资企业中,有74%的企业评论称:莫迪政府政策“计划很丰满,现实很遥远”,仅4%的企业对此届政府信心十足。


然而,不看好莫迪,并不妨碍中资企业看好自己、看好印度市场。适应印度,中国企业更有经验。毕竟,它和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有太多的相似性。


不管印度现实有多糟糕,能连续维持5%以上的经济增长率就意味着机会,没有几个政府愿意轻易牺牲这一点。除此之外就是,印度政府要表现出愿意继续推动改革开放的决心,这一点对中资企业尤其重要。


于是,就有OPPO在印度造价2.16亿美元建的厂成功落地,雷军的新工厂也在建设中。


06

相信市场、相信消费者


“印度制造”与印度对中国天然的民族情绪,当然会成为中国投资的困扰。一定有一部分富裕的印度人可能宁可选择本国或西方品牌,而非中国制造。随着印度富人的增加,中国货会面临印度同行的挤压。


比如中印混血的印度“支付宝”,眼下就面临印度本土品牌Swadeshi Jagran Manch (SJM)的挑战。这个印度人民党的盟友预备建立一个BHIM支付系统与Paytm抗衡。Paytm hatao, BHIM apnao (卸载Paytm,使用BHIM!)是他喊得最响的口号。这个项目成立于莫迪废币改革之后,得到了印度政府的支持。


不过,从莫迪的改革能力来看,在印度尚未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之前,如此普及的“中国制造”短时间内难被取代。中国有足够长的时间培养品牌的忠诚用户。


当下,中国在印度的投资并未受到当地太多政策性歧视和阻碍。实用至上的印度消费者们仍会买中国货,而印度政府也乐于见到外资向其投资。中印就算产生较为激烈的冲突,在第二战场,中国的优势仍很明显。


印度这个泥足巨人目前的GDP相当于中国2005年时的水平。印度正经历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阶段,没有那个国家希望用一场战争来终结这种难得的黄金发展期。


对中国投资者而言,中印关系中的紧张与纷争早已经是常态,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已经存在,而且在未来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也不一定能解决。在全球化进程中,印度和中国并没有根本利益冲突,因此印度对中国的不友好只是潜在风险,相对一个高速增长、尚未完全开发的印度市场所孕育的机会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当然,任何明智的投资者都要提前做好避险准备。


支付宝扫码打赏 微信打赏

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就打赏一个吧

在线客服

客户服务

热线电话:

0755-36656507 15889489919 服务时间:

周一到周六:9:00-18:00

在线QQ客服

在线微信客服

关于我们 常见问题

支付方式 加盟合作

提交需求
优惠红包 购物车0 反馈留言 返回顶部